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,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

笔趣阁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血染侠衣

《血染侠衣》第四百节 置身死地寻生机(二)

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文学网www.biqugewx.com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!你只想着护我周全,但你可有替我想想?没有你在这世上,我该怎么活下去?”灵儿说着,伤心地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齐阳狠了狠心,说道:“可姑娘不先离开这儿,在下的下一步计划就无法展开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步计划?”灵儿擦了擦眼泪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下一步计划只许成功,不能失败!”齐阳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计划?”灵儿忙问。

    “眼下不是说话的时候,日后……一定告诉姑娘。”齐阳说,“还请姑娘再答应在下第二件事。”

    灵儿看着齐阳,等他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陈秉达过来,若他要对在下做什么……请姑娘闭上眼睛……别看!”齐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徐乐不是说不让他过来吗?”灵儿着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他会来的。”齐阳肯定地说,“若他不来,在下的计划就无法实施了。”

    灵儿害怕地说:“可是他会对你……”

    齐阳打断道:“别怕!要说心狠手辣,他还不及徐乐十一。”

    灵儿回头看了看那一地的刑具,实在无法赞同齐阳所说的。

    “不过姑娘还是得小心提防着他。”齐阳说。

    灵儿不解,正想问齐阳为何这么说,就听到齐阳轻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又渴了?”灵儿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齐阳想摇头却只能出声回答。

    灵儿突然记起了什么,忙从衣袋里取出那个白色的小瓷瓶,着急地说道:“是不是难受了?差点忘了让你服药!”

    齐阳惊讶地看着灵儿手中的药丸,问道:“这怎么在姑娘手中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他们这是你救命的药,他们就同意放在我这儿了。”灵儿答道。

    “救命的药?”齐阳又是一惊。小白瓶里的确是救命的药,可灵儿怎会知道?或许她只是随口胡诌的?

    “快吃了吧!”灵儿直接将药丸塞到齐阳的嘴里。

    齐阳只好依言吞下了药丸。

    “明日一早,你记得提醒我。我怕又忘了让你服药。”灵儿收起白色的小瓷瓶,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日……”齐阳说到一半却没有说下去。

    灵儿也想到了明日的事,忙问道:“徐乐说的‘绝念子母蛊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姑娘对蛊毒没有研究吗?”齐阳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,爷爷从来不让我接触与蛊毒有关的东西。”灵儿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。”齐阳道。

    “那‘绝念子母蛊’到底是什么?”灵儿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放条虫子在身体里,然后那人就得乖乖听他们的话。”齐阳轻描淡写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能医治吗?”灵儿着急地问。

    “只要取出蛊虫就行。”齐阳说。他没有告诉灵儿即便将蛊虫取出,那人仍会又痴又傻,与三岁小儿无异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齐阳忍不住又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觉得冷?”灵儿轻轻地摸了摸齐阳的右手,担忧地说,“怎么一点温度都没有?”

    齐阳刚想宽慰灵儿几句,就听到有脚步声由远及近。他心想:“来得还真快!”

    灵儿见到来人,惊得站了起来,然后她挡在齐阳的身前,害怕陈秉达会伤害齐阳。

    “哼!看来我打扰到你们了。”陈秉达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怎么过来了?二公子不是让您……”两个暗卫忙上前来问候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一旁待着去!”陈秉达瞪了他们一眼,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陈秉达转头对灵儿说:“小跟班,你也让开!”

    灵儿用力地摇了摇头,执意要护在齐阳的身前。

    陈秉达伸手拉住灵儿的手臂,用力往地上一拽,灵儿就跌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齐阳无法转头,不知陈秉达做了什么。直到听到灵儿的痛呼声,他才知道陈秉达将灵儿摔疼了,忙开口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这就心疼了?”陈秉达冷笑着走到匣床边上,这才看清全身被紧紧束缚的齐阳,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害她!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。”齐阳说。

    “看来不需要额外用刑了,让你这么躺着就够你受的。”陈秉达拉过暗卫搬来的太师椅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灵儿已经挣扎地爬了起来,走到匣床边,一副要和齐阳共进退的模样。

    陈秉达心念一动,对灵儿说道:“小跟班,你想不想让我解开齐阳身上的束缚?”

    灵儿不假思索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愿不愿意代他受刑?”陈秉达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啊?”灵儿忍不住看了看地上的那些刑具,害怕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铜铃,别理他!”齐阳着急地大喊。

    陈秉达继续诱惑道:“你知道齐阳身上的那些布条会给他带来多大的痛苦吗?你若愿意,我就让人解开那些布条。”

    “陈秉达,你……”齐阳说到一半,就被暗卫封住了哑穴。急得齐阳用力地挣扎起来,可是不论怎么挣扎,他还是一动都不能动。

    灵儿小心翼翼地向陈秉达确认道:“你说的……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陈秉达承诺道。

    灵儿看了看地上那些奇形怪状不知作何用途的刑具,又看了看还在匣床上苦苦挣扎的齐阳,对陈秉达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陈秉达有些惊讶,灵儿明明害怕得浑身颤抖,却还是愿意代齐阳受刑。他看了看地上的刑具,指着那一团堆放的锁链对灵儿说道:“跪上去!”

    “不要听他的!”齐阳在心中痛苦地大喊,可惜灵儿听不到。

    灵儿震惊地看着那团又粗又长锁链,这才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刑罚。而弄湿那锁链表面的就是齐阳哥膝盖上流下的鲜血吗?

    灵儿慢慢走向那团锁链,不再是害怕,而是心痛。齐阳哥腿上本来就有顽疾,他怎能跪这种锁链呢?灵儿毫不迟疑地屈膝跪在锁链上,想感受一下齐阳哥当时所承受的痛苦。

    剧痛从膝盖处传来,灵儿从没受过这种苦,疼得直掉眼泪。但比膝盖更痛的却是她的心,终于她忍不住跪伏在地,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灵儿的哭泣声,齐阳只觉得心如刀割,眼眶也红了。

    陈秉达看不下去了,吩咐暗卫道:“把这小跟班绑回木桩上去!”

    灵儿膝盖疼得一时无法走路,只能任由着两个暗卫将自己拖走。她抽泣着说:“你说好了要解开他的!”

    陈秉达笑了笑,起身走到匣床边上,解开了齐阳的哑穴。

    “陈秉达,你曾答应过我什么?”齐阳愤怒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伤害他吗?那是昨夜的事了。”陈秉达笑道,“况且适才也是他自愿的,我可没有逼迫他。”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感谢亲们的阅读~~如果喜欢本文,请支持起点中文网正版阅读,给恋儿写书评哦~~卖萌求收藏求票票求书评(# ̄▽ ̄#)~~书友群:16596957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wx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