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,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

笔趣阁文学网 > 历史军事 > 医路通天

《医路通天》第七百六十六章 大梅的礼物

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文学网www.biqugewx.com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飞艇,倒是有不少现成的,袁方却没有从基地调派,而是从西州的军工厂调拨,让他们直接以三件的模式运送到南州的海军基地,在那里进行组装调试,时间方面,应该查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早饭依旧很丰盛,桑柔将即将出征南州的事情和大家说了一遍,于静秋她们没有任何异议,袁方到哪她们就会跟着去哪,这是她们的职责,这次,她们将会成为雾气球的驾驶员,去教训那些可恶的倭人,她们甚至非常期待。

    闫月苦着脸说:“哥,你们不在家过年了啊?我可是准备了好多年货,你们不在的话我们怎么吃得完?”

    关啸云一边扒拉这碗里的米饭,一边没心没肺说:“没事,我们临走的时候带上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袁方笑着说:“没事,我们三天后才出发,后天过年,咱们还可以好好庆祝一下,到时候大家多吃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任飞有些歉意的对闫月说:“小月,过了年我也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闫月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:“你们都走了,就剩我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袁方安慰说:“怎么可能,还有春芽和凤娇呢,还有小露她们和秋月夏荷呢,怎么能说就剩你一个了呢。”

    闫月的心里很不舒服,可也不想影响袁方和任飞,嘟着嘴抓起一个猪蹄狠狠咬了一口:“你们都走吧,帮我狠狠揍那帮混蛋,还有你任飞,你在那边要是敢沾花惹草,我就让儿子改姓,我说到做到。”任飞连连保证,自己对闫月绝对忠心不二。

    饭后,常衡到访,他是来向袁方辞行的,他一直跟在常迅身边,早就想独立出去验证一下自己的能力,可是一直没有机会,如今,他终于离开常迅的羽翼之下,独立奔赴沙场,对于他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。

    常衡和袁方的关系不错,两人也挺谈得来,这次分别,有可能是永别,不过常衡没有半点畏惧,和袁方约好,等战争结束之后大家回到帝都一定好好好喝上几天。

    袁方拿出自己平时舍不得抽的雪茄,分给常衡十根,常衡珍而重之的收好,虽然他不怎么会抽烟。

    常衡离开不久,陈信和其他一众将领一同前来告别,这让袁方有些莫名其妙,自己又不是军方大佬,这些家伙怎么跑自己这来道别了呢?

    来了就是客,袁方对于这些即将奔赴战场的将领有着发自内心的敬重,当然是好茶好烟招待,一番寒暄后,袁方也终于得知这些家伙此行的目的了,他们的真正意图不是道别,而是嘱咐,嘱咐袁方尽快带着空军前去支援,他们这么做,原因只有一个,因为他们心里都没有把握可以挡住数倍于己的敌军太久。

    每人又分了十根雪茄,越好战争结束一起喝酒,袁方目送一众将军离开,看着他们挺拔坚毅的背影,喃喃自语:“到时候不知道还剩下几个,希望一个都不要少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得到袁方又要出征的消息,大梅、叶大夫、吕灵等等熟悉的朋友全都来了,小露主动请缨要跟着一同前往,被袁方拒绝了,小露刚和家人团聚,袁方不想让这一家人这么快就分开,虽然小露的哥哥方良有点混蛋,但怎么说也是一家人,至于于静秋,袁方那是没有办法,他太了解于静秋了,她是不会独自留在帝都的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过年了,大梅送给袁方一个礼物,这份礼物袁方那是相当喜欢,是一家烟草店铺,当然,这是商会出钱开设的,袁方只是其中的股东之一,大梅给他的礼物是每个月定量的免费烟草。

    打开精美木盒,五十根白色绵纸卷制的烟卷整整齐齐的码放其中,每一根都有小手指粗,比一般的烟卷略长有限,没有过滤嘴,就是用烟草卷制的普通烟卷。

    捏起一根点燃,抽了一口,袁方满意的连连点头:“嗯,味道不错。”

    关啸云眼巴巴问:“和雪茄比呢?哪个好抽?”

    袁方指了指盒子:“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,各人的口味不同,我哪知道你喜欢什么?反正我是更喜欢这个。”说着,对大梅咧嘴一笑,看得秦操直瞪眼。

    袁方不理满脸醋意的秦操,拿出二十根烟卷对大梅说:“大梅,这东西放在盒子里不方便携带,而且成本也高,不如用结实一点硬一点的油纸抱起来,就二十根包成一盒,就像这样,上面再留个容易撕开又不会全部撕开的折口,这样不但方便携带,平时可以揣在兜里,还不容易折断,成本也会更低。然后十盒包成一条,十条包成一箱,容易运输或者大量批发。对了,还可以在包装上面印上商标,创造咱们自己的品牌。”

    关啸云撇嘴说:“什么品牌,估计你也没什么别的了,还不是梅花。”

    袁方一点都不觉得尴尬,呵呵笑着说:“怎么?就叫梅花牌香烟,不好吗?”

    关啸云不以为意的应付说:“好,当然好,反正不用花钱。”

    大梅听袁方又以梅花命名,俏脸微红,瞪了关啸云一眼说:“要不还是换个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袁方摆手:“不用换,就叫梅花,我觉得挺好听的,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咱们梅花商会的产品,省得打广告了。”

    闫月嘟着嘴说:“哥,你也太偏心了,大梅姐和小梅的名字都有个梅字,我呢,一点都不贴边,不行,你也得用我的名字命名什么东西才行。”

    袁方想都没想说:“那还不简单?烟草有不是只有一种,有的浓一些,有的清淡一些,大不了让大梅再弄些别的烟草,然后就用你的名字作为另一个品牌嘛,这样喜欢抽烟的也好有更多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任飞皱眉说:“闫月牌香烟,听着有点别扭啊。”

    闫月不满说:“怎么别扭了?我觉得挺好听的,你们觉得呢?”众人细细品味,没人表态。

    任飞接着说:“小月,你想想,以后买烟的人多了,大街上要是听到‘老板,给我来个闫月’这样的话多尴尬呀。”闫月想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,不由求助的看向袁方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wx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