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88亚洲城娱乐官网,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

笔趣阁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医归

《医归》第二十二章 召见

 推荐阅读: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笔趣阁文学网www.biqugewx.com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锦书犹如劫后余生一般的回到了仙居殿,她的腿还是有些虚软,胸口起伏不定,一手扶了墙略定了定才打算进那殿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恰巧燕王妃走来了,见了锦书略略的有些诧异,不过很快便迎了上来,低声关切道:“怎么回来了,母后那里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锦书瞅着燕王妃担忧焦虑的脸,她的脑海中自然浮现出新帝想要制约燕王府的事,或许燕王他早就明白新帝要对他们家动手吧。毕竟大乾是不允许藩王手握兵权,新帝自然也不希望有特例出现。

    锦书没有再看燕王妃的脸,语气还有些发抖:“已经稳定许多了。”

    燕王妃听说忙念弥陀,接着又道:“也多亏了你昨晚在跟前,不然只怕要误事。”

    锦书心有余悸的说:“其实我都要吓死了,娘娘可不带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燕王妃低笑道:“正好派上了用场,你也算是立了一件攻,入了母后的眼也是你的造化。”

    锦书却总觉得燕王妃要把她架在火上烤,当燕王妃提出今晚继续去崇庆宫留宿时,锦书拒绝了:“侍奉的医女已经过去了,已经没有用得上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燕王妃见锦书确实不愿意,心道锦书肯定是想夫君了,也没有十分勉强她。

    剩下的半天法事照旧,等到折腾完又是起更的时候了。秦勉早早的就在光顺门等着锦书了。

    锦书提心吊胆的过了一天,在见到秦勉的那一刻她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车内,车子出了昭阳门。因为国丧,早早的就宵了禁。平时的长安可是一座不夜城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没什么事,我真是替你担心了一天一夜。”秦勉牵了锦书的手,锦书顺势的就往他的肩头靠去。

    “晏清,我今天差点就脑袋搬家了。还能见到你也是莫大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秦勉听说就更是担心:“出什么事呢?是治疗上出了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锦书摇头道:“回去我再慢慢的告诉你,你让我靠着你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依靠在秦勉的肩头,锦书终于得到了放松,困意也跟着袭来。到永和坊的宅子时已经是二更天了。到地还没醒,秦勉也没叫她,而是将她抱下了车,一直去了内室,轻轻的将她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明日要午后才进宫了,所以第二天早起时秦勉并没有叫醒锦书。等到锦书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。

    “二郎君进宫了么?”

    流苏回了她的话:“早起燕王那边派了人过来请二爷,二爷便去了。”

    锦书听说眉头微锁,她已经意识到燕王可能要倒大霉。她和秦勉走到现在不容易,这一世是他们好不容易谋求来的结局,不能因为燕王的事而受其牵连。

    然而直到要去宫中的时候也没等来秦勉回来,她只好自己坐了车进宫。

    去仙居殿跪灵的时候倒还相安无事,仪式结束,崇庆宫的侍女就来传话:“齐王府的二娘子,太后娘娘有请。”

    太后这时候宣她会有什么事,锦书心里一紧,却不敢丝毫的懈怠,她随那侍女往崇庆宫而去。经过长街的时候,只见一辆车从她身旁经过,能在这长街上坐车的身份不一般。

    那车明明走在了锦书的前面,没走多久却突然停下来了,帘子被揭,探出一张锦书再熟悉不过的面孔。车上的人竟然是林夫人!

    林夫人竟然朝锦书招了招手,锦书则一头雾水,暗道这个老婆子要做什么?待锦书近了,林夫人才笑眯眯的问了句:“齐王府的二奶奶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锦书对这个前婆婆可没什么好说的,她垂着眉睫,清冷的说了句:“太后娘娘召见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听罢倒是笑了一句:“哟,这么快就被太后单独召见了,倒是挺厉害的。去崇庆宫还有一段路,你坐我的车我们一道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锦书面对林夫人的盛情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夫人您身份尊贵,才能享有在北街上坐车的殊荣。我籍籍无名,可不敢逾矩。”

    林夫人见她说得有意思便笑了笑,吩咐驾车的快行。

    锦书好不容易赶到崇庆宫,高太后正在佛堂礼佛,锦书不敢擅闯,就在廊上候着,这一候,足足候了一个时辰,眼见着夕阳渐渐的落下,宫人已经点亮了各处的灯盏。

    锦书盯着脚下孤零零的身影,她心中忐忑,直到地上又多了一道身影,她慌忙回头,却见秦勉正站在距离不过咫尺的地方。

    两人相似一笑,锦书很快又回过头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那边的门被打开了,出来了一位宫女,宫女向锦书招手。锦书扭头去看了一眼秦勉,秦勉冲她摆手,让她别担心快进去。

    锦书低了头,双手捏了裙子轻步跟着那宫女进了那扇门。

    太后坐在宝榻上,闭了眼,正慢慢的捻动着佛珠。烛光照在她的脸上,眼角的皱纹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“娘娘,齐王府的二娘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高太后略抬了抬眼皮,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那个女人,沉声道:“太医说你的药很及时,老妇很感谢你的药,你的治疗。这里有一盒东西是赏赐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宫女将那黑漆的螺钿盒子捧给了锦书,锦书双手捧过谢了礼。

    高太后沉吟了片刻方说:“老妇感念你医术出众,想举荐你到这崇庆宫里任一个小小的医女。每天都能出入宫廷,给你薪俸,你只用照顾我的药饵、推拿如何?”

    这大大的出乎锦书的意外,她几乎不假思索的婉拒道:“回禀太后娘娘,臣妾无才无德,哪敢到娘娘跟前侍奉。再有夫君并没有打算在长安久居。”

    高太后这才想起锦书的夫君是齐王之子,她沉吟片刻道:“那好吧,你什么时候想通了,就来告诉老妇一声,老妇随时欢迎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锦书再次拜谢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宫女隔着帘子禀了一声:“太后娘娘,齐王府的二郎君特意来给太后请安。”

    高太后听说,向锦书笑着点头道:“看样子你夫君倒挺在意你的,一会儿不见就找上门来了。”接着又对宫女道:“请他进来吧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m.biqugewx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